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开放”不仅仅止于对夫妻婚姻问题

来源:全讯网,首和婚姻咨询 更新时间:2016-11-15 点击率:
  很少有哪一个西方戏剧人的离世能够像达里奥·福这样搅起戏剧圈一阵波澜,这不仅仅因为他是个与中国极有亲近感的左派艺术家,也不仅仅因为他是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喜剧演员,还因为他被搬演上中国舞台的作品似乎总是和我们那么靠近。
 
  1993年,孟京辉导演、黄纪苏改编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通过一个“疯子”的言行看到畸形的社会。达里奥·福是个讽刺喜剧家,他的视野所及更多是在广阔的社会以及复杂的政治环境,为人民而战是他不断鞭策自己创作的宗旨。最近,旅法台湾导演李旻原改编并创作了《开放夫妻》。据说,这部作品是1983年达里奥·福和他的妻子法兰卡·蕾姆共同创作的,不知这其中是否渗透了他和妻子的个体困惑。不管如何,事实证明,真正好的剧作家总是把生活日常解剖开来让人们反观,更何况达里奥·福还将他“笑”的小刀挥舞得嗖嗖作响!
 
  今天,21世纪已经步入了第16个年头,当我们的物质生活与国际接轨的时候,精神困境也难以避免地在与世界趋同。于是,达里奥·福这部将刀片划向婚姻内的男女,或者说划向无数饮食男女的戏自然会进入我们的视野。今天我们都市的年轻人真的什么都不缺,但爱的能力在退化,却又极度渴望被爱,所以每一位个体成为爱的贫困者、饥饿者。于是,很多人选择靠“性”来喂食,以求获得平衡与满足。这是物质自由、个体至上实现后出现的新问题。所以当《开放夫妻》这部戏突然来到我们面前,一些年轻观众仿佛能够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共鸣是必然的。
 
  但是,如果人们以为这真的是一部张扬性开放的戏剧作品,那就大错特错了。不要忘记达里奥·福是个卓越的讽刺喜剧能手,他最擅长的是运用“笑”的武器去剖析人性的丑陋,这次依旧不例外。剧中,男人和女人是一对在婚姻中已经有些疲倦的夫妻,妻子因为无法忍受丈夫在外沾花惹草而屡次自杀,却均被丈夫救起。丈夫非但没有收敛,相反还给它们冠上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性欲是所有男人愚蠢的本能。于是,在这个家庭,达成了一种“开放夫妻”的伪默契。之所以说伪默契,是因为这种“开放”的模式是男性主动定义且选择,而女性完全是被动接受。男性认为满足男人的性欲本能的同时保持足够的婚姻安全感,是婚姻内的最佳平衡。然而,当女性变被动为主动,也选择开放后,一切都脱离了男人原以为能够承受的既定轨迹。无法掩饰的紧张、焦虑暴露出来,男权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他最终走向了毁灭。这部戏还是一部以剖析男性本我为主的作品,女性心态仅仅是参照物。但是,“开放”却是这部戏最丰富的存在。
 
  李旻原导演显然领悟了达里奥·福的“开放”。 整部戏都在探讨,当性真的被开放了之后,人会变得怎么样?男人安享自己“利比多”的随意放纵,而女人也像男人希望的那样变成独立而开放的女性后,男人却无法接受。不禁让我们思考男性所谓的“开放”究竟是什么?传统排他的情爱观在婚姻内遇到了男性极大的挑衅,婚姻内性与爱的平衡何去何从?当女性试图开放自己后,婚姻的倾斜给予她内心的折磨与困惑究竟如何?现代人最大化地满足自我欲望会遭遇怎样的结果?达里奥·福将观众和剧中角色置于同等位置,促人思考,这才是他真正的深意。
 
  “开放”不仅仅止于对夫妻婚姻问题的探讨,舞台设计和表演形式也是开放的。它的舞台是由数个方块状的平台拼接而成,中间正方形的平台好似一个T台的中心区,四周边缘同样由块状平台参差错落包围,舞台的中性化使得演员只有在表演中才能确定它具体的空间属性,这就让观众参与了舞台的想象。我们可以把中心区理解为夫妻俩的卧室,也可以把两侧理解为公寓内的厨房或是走廊,还可以把舞台后方理解为浴室。这种舞台的开放性不仅体现在空间设置上,还体现在观众们作为男女主人公事件的参与者被纳入到戏剧的表演中。普通观众被邀请上舞台作为男女婚礼的主持人,观众此时则成为他们婚姻的见证者。每当夫妻二人争吵不休时,男人总会把观众拉入进来评理。据说,当时这个戏在西柏林上演的时候,男女观众分坐于观众席两侧,如果戏中女的说男的不好,女观众就跟着插嘴帮腔;反之戏中男的说女的时,男观众也力挺男主。而当戏中问题抛出时,观众可以回答,同时观众也可以抛出问题,演员也即兴回答。所以,观众来到剧场不单单是作为欣赏者,也作为参与者、评判者而存在。尽管在中国这版《开放夫妻》中远没有那么热烈,但是开放的观念还是渗透其间的。
 
  这就不得不说男女主人公的扮演者王子川和金晔。在今天的戏剧舞台上,像王子川这样在舞台上表演松弛有度,游刃有余且极具掌控力的演员好像并不多,他不仅将即兴表演发挥得很棒,而且肢体表现极其丰富。比如他发挥手的表现力将男人带回家的妖娆女友出神入化地展现出来;比如他表现儿子小卷毛时的萌态;再比如,他在与观众互动处理时的冷幽默等等。达里奥·福的喜剧往往讲求每场演出都有着即兴的发挥,演员要在随机应变中把握观众情绪并作出表达,王子川是做到了。而金晔的表演相对沉稳,但同样洒脱,与王子川自带的玩世不恭相互映衬,也与剧中男女的人物走向极为吻合。二人整场的表演都是跳进跳出,时而叙述,时而体验,俨然一场即兴而开放的游戏,但在落幕时却让人陷入沉默。
 
  应该说《开放夫妻》这部作品来得正当时,如果是在30多年前的中国,这种剥开婚姻的外壳反思婚姻内彼此爱的消磨和性的解脱的作品恐怕根本无法引起大多数国人的共鸣,甚至都可能无法上演,而今达里奥·福将笑这个“武器”刺痛了我们每个人的心。这个老头儿的确是与中国有缘。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前妻伊凡娜日前表示,她希望担任美国驻捷克大使。伊凡娜13日对美国《纽约邮报》说:“我将建议由我来担任(美国)驻捷克大使。那里是我的出生地,我懂那里的语言,每个人都知道我。”
 
  伊凡娜现年67岁,她比特朗普现任妻子梅拉尼娅大21岁。她迄今已经有过四段婚姻,比前夫特朗普还多一次。伊凡娜1949年2月20日出生于前捷克斯洛伐克兹林市,原名伊凡娜·玛丽·泽尔尼科娃。她从小学习滑雪,曾是1972年冬奥会捷克斯洛伐克滑雪队的替补队员。1971年,伊凡娜和大学同学、一名加拿大滑雪运动员结婚,后移居加拿大,与丈夫一起经营运动器材生意。但她很快厌倦那里的生活,两年后便与丈夫离婚。
 
  1976年,在模特界混出名堂的伊凡娜随公司前往纽约,宣传蒙特利尔冬奥会。在那里她结识房地产开发商之子特朗普,两人一见钟情,于1977年4月7日结婚。伊凡娜成为特朗普的首任妻子,先后为特朗普生下小唐纳德、伊万卡和埃里克3个孩子。在上世纪80年代,特朗普夫妇是纽约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然而,到1990年底,特朗普同前选美皇后玛拉·梅普尔斯发生婚外情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1992年,伊凡娜与特朗普协议离婚,分得特朗普的部分财产。此后,她又三度结婚。2008年4月,59岁的伊凡娜与相识六年、年仅35岁的第四任丈夫举行了豪华婚礼,不过这段婚姻8个月后即告结束。目前她处于单身状态。
 
  英国《每日电讯报》14日称,伊凡娜表示,她并没有嫉妒特朗普的现任妻子梅拉尼娅,尽管她曾批评梅拉尼娅“不会讲话也不会演讲”。虽然一直保留“特朗普”这个姓氏,但伊凡娜表示,她不需靠特朗普的姓氏,只靠自己的名字也可“蜚声国际”:“我在全世界都很出名,不仅是在美国。我写过3本书,它们被翻译成25种语言、在40个国家出版。我以‘伊凡娜’这个名字闻名,我真的不需要特朗普这个姓氏。”
 
  不过,从现在的人气来看,伊凡娜当大使的可能性显然不如女儿伊万卡高。据日本《产经新闻》12日报道,随着押宝希拉里失败,日本开始转向讨好特朗普,让伊万卡担任下一任美国驻日本大使的呼声越来越高。日本外交人士甚至表示,已经在为欢迎伊万卡担任这一职务开展工作。有意思的是,现任美国驻日大使的卡洛琳·肯尼迪就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女儿。
Copyright © 2015-2016 全讯网,首和婚姻咨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