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2018-19赛季CUBA揭幕战在苏州高新区文体中心打响,苏州大学主场迎战来访的南京财经大学。这标志着CUBA正式进入“阿里体育时代”。今年8月6日,阿里体育官宣以10亿元的价格,获得了未来7年CUBA的运营权。
  CUBA揭幕战打响两天后,2018年Pac-12(美国高校体育联盟)联盟中国赛在上海宝山体育中心上演。阿里体育与Pac-12的合作已经持续了四年。此外,阿里体育还获得了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大学组)赛事(CUFA)和国际大体联世界杯的运营权。
  阿里体育校园赛事矩阵初现雏形。它们为此付出了不菲代价,让校园体育成为了体育产业领域新的焦点。那么,校园体育真的会是一座“金矿”吗?
 当下,体育产业尚未走过凛冬。阿里体育花费10亿元人民币拿下CUBA运营权,称得上是大手笔了。背负上巨大运营成本之后,阿里体育却并未大张旗鼓地进行商务开发。在揭幕战现场,能够看到阿迪达斯的标志。阿迪达斯成为CUBA新赛季装备提供商。除此之外,并无太多商业元素。
  阿里体育创始人兼CEO张大钟也坦言,“校园体育产业属于待开发领域,或者说开发得并不充分。”与美国的校园体育比起来,中国的校园体育产业化之路任重道远。
  当下,中国尚未形成真正的校园体育文化,从而制约了校园体育产业的发展。多种因素共同导致了这一现状的形成。其一,竞技水平不高,阻碍了校园体育的发展。中国的体制决定了绝大多数高水平的运动员走的是体校、专业队模式,校园中的顶尖高手凤毛麟角;其二,赛制不够合理,难以形成真正的主客场制,导致了校园体育与校园文化的割裂;其三,机构或者学校对校园体育商业开发存在认知误区,无形中束缚了校园体育的商业开发。
  上述几个因素环环相扣,互为因果,成为了校园体育发展的掣肘。在阿里介入之前,很多市场化的体育公司也曾参与过大学生体育的商务开发,但收效甚微。
  即便是阿里体育挥舞着巨额钞票扎进这个领域,短期之内实现商业变现也是不现实的。对于这一点,无论是张大钟,还是阿里体育副总裁魏全民都毫不避讳。
 如果单纯从投入产出比来说,校园体育赛事价值有限。阿里体育之所以有这么大的魄力涉足这个领域,并不是因为不差钱,而是背靠阿里巴巴大生态,拥有变现的更多可能性。
  如果阿里体育只是一个孤零零的体育产业公司,以此为出发点来看待阿里体育的校园布局,基本可以认定这将是一笔失败的买卖。
  校园赛事变现能力有限,这是公认的事实。现有的校园体育赛事,即便是CUBA这样的顶级赛事,门票和版权销售无从谈起,造血只能仰仗商业赞助。在种种束缚之下,赞助商的热情也并不高涨。
  生意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赚钱。阿里体育也不可能去做赔钱的买卖,校园体育赛事之于它们最大的价值就是可以成为流量入口,为阿里大生态导流。
  阿里体育背后是阿里巴巴整个生态系统,这是它们最大的底气。校园体育赛事的用户都是年轻人,他们是未来的主人翁,具有极强的消费能力。
  “18-25岁的用户是阿里平台类目里体育消费的核心人群,抓住校园人群就是抓住消费未来。从阿里来说,最直接的不是怎么把赛事变现,而是给这个人群打上运动的标签。这个人群进行运动消费后,肯定有更多服务需求。未来,他们对阿里巴巴和阿里生态会有更多的推动。阿里体育应该更多满足这个人群的需求,后续的产业开发便是自然趋势。”张大钟说。
  在CUBA揭幕战中,现场MC多次提醒到场的5000名球迷可以通过支付宝扫码,参与到各种活动中来。能够连接年轻用户的校园赛事,背后是巨大的消费人口。阿里体育布局校园赛事,醉翁之意并不在酒。
  校园赛事到底是不是“金矿”,应该辩证地来看。正所谓“汝之蜜糖,彼之砒霜”,对于阿里系来说,校园体育就是一座金矿,但对于缺乏消费场景连接的体育公司而言,这就是一块无法啃动的硬骨头。
  整个2018年,阿里巴巴在体育产业高举高打,比如优酷体育拿下世界杯直播版权、支付宝成为欧足联国家队赛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这些举动的背后瞄准的都是体育消费人口,并不是为了在单一赞助或者合作中实现盈利。
  校园赛事的竞技水准是关键环节
  站在宏观的角度,阿里体育布局校园体育的商业逻辑也并不难理解。商业逻辑本身没问题,可并不意味着阿里体育可以高忱无忧。
  校园赛事背后是上千万的校园人口,但现实的窘境是绝大多数校园人口与校园体育是剥离的,遑论大学生背后的亲友团。体育产业一项涉及13亿元的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在1个月之间风云突变。莱茵体育日前发布公告称,因为交易对方没有及时支付对价,公司控制权转让终止。
  此次股权转让终止只是近年火爆的体育产业投融资降温的一个缩影。2018年下半年至今,几个大型互联网健身平台被爆出融资困难,体育板块的企业互相认购也客观佐证了体育产业“钱荒”的现状——从社会资本难寻资金,只能板块内部之间融资。回想2015年,体育产业在46号文件颁布后引发社会资本疯狂涌入,投资、融资、并购事件不断,体育产业每周都有开不完的通气会……曾经有过的“千帆竞发”的场景就这样结束了?
  体育产业的发展不能仅靠政策推动,“投资人对业态信心不足。”在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谭建湘看来,体育产业的发展单靠政策推动是远远不够的。
  自2014年国务院46号文件将全民健身上升成为国家战略以来,中国体育产业迈入新时代。在政策环境的利好下,一系列措施相继出台。“我们都说体育产业迎来了黄金期。近几年刚好是经济发展面临结构型调整的时期,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依靠制造业、依靠出口的红利减少,社会资本找不到更好的投资领域,刚好政策力推体育产业,就都涌进来了。但是体育产业的发展单靠政策推动是远远不够的,最终还是要靠消费带动体育产业发展。”
  随着资本的“退烧”,企业也陷入彷徨。“取消赛事审批之后为什么办大型赛事和公安、城管、消防打交道更困难,办赛成本更高了;说好的全民健身类型的场馆水电有优惠,怎么税务部门不认了;原来租土地做体育开发只要5块每平方米,怎么现在突然涨到15块,场地运作成本大幅增加……”促进体育产业发展的政策落地困难以及体育产业概念的热炒反而增大了企业负担。谭建湘表示:“体育产业需要跨部门整体协调,虽然几个体育产业相关文件都是部委联合发布,但是落到地方推进,还需要政府持续跟进。”
  体育资源开放激发内生动力,“发展体育产业需要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参与。”这是谭建湘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
  企业是市场的主体,民营企业更是体育产业发展的生力军。
  为这些主体创造有利的发展条件,体育资源全面开放就是激发企业动力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以体育场馆为例,国家的体育场馆90%以上都是事业单位,然而事业单位‘等靠要’的习惯让这些场馆的积极性和作用无处发挥。”谭建湘表示,体育部门探索经营型的体育场馆转轨迫在眉睫,“要让场馆面对市场,而不是面对政府。转企之后这些场馆可以保留在体育部门,因为它们带有公共服务功能,需要体育部门监管。大中型的场馆改企,承担促进体育产业发展带动消费的任务,小型场馆采取委托运营,鼓励混合所有制,让体育场馆真正为地方经济建设,为社会发展服务。场馆运营国内已经有一些成功的经验,我们需要进一步推广。”
  除了场馆资源、赛事资源,谭建湘认为现役运动员资源也需要进一步统筹开发进入市场,“成熟的体育经纪是体育产业发展重要的组成部分,运动员商业价值的开发经不起‘等待’和‘懈怠’。这些体育资源进入市场,才能让社会资本、企业找到进入体育产业的抓手,找到带动产业发展的突破口。”谭建湘说。
Copyright © 2015-2016 免费婚姻咨询|情感咨询|婚姻心理咨询——上海婚恋情感咨询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