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汪某与章某在家中发生争执,后汪某赴医急诊,病历显示“头痛头晕伴出血半小时,于半小时前摔伤后感头痛头晕伴出血,伴恶心呕吐”。汪某头皮血肿,头皮裂伤伴皮下血肿,头外伤后神经症反应,多发软组织损伤。因额部皮肤外伤进行了额部皮肤清创缝合术。随后汪某进行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时,检验所见:额部正中发际外可见呈倒三角型愈后瘢痕、右膝内侧、右膝外下方、右小腿胫前下段、左耳后至颈部、左大腿内侧均有伤情。鉴定为轻伤。汪某在鉴定之前的照片可见:额部包裹纱布,左耳后至脖子处大面积青紫发黄,手臂、腿部的软组织挫伤。汪某当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因经鉴定汪某的伤情为轻伤,予以立案侦查。公安机关受案意见为“属本单位管辖的刑事案件,建议及时立案侦查”,后因“双方供证不一、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未认定章某的故意伤害事实。
汪某主张章某对其实施了家庭暴力,对其身心造成极大伤害并有后遗症,要求章某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并在分割财产时对其多分,对此章某表示否认,称其并没有实施家庭暴力,汪某头上的伤是拉扯时摔伤的,且公安机关也没有认定其伤害的责任。从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至前次离婚诉讼陈述以及本次离婚诉讼庭审陈述,汪某均一致称因不让出门,章某对其实施家庭暴力,将其双手拷在一起在地上拖,揪着其头发将头往墙上撞,掐着后颈把头往地面砸,导致头部流血。章某述称伤情是当天双方行为造成的,并非家庭暴力。
一审法院经审理判决,准予双方离婚。孩子章某某由汪某抚养,章某给付抚养费,对财产作出分割,驳回双方其他诉请。二审法院经审理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判令章某给付汪某二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
法官说法:本案中,“家庭暴力”是指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由于章某和汪某在家中的争执和肢体冲突导致汪某受伤就医并导致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为轻伤的后果。汪某陈述与多处身体损伤及证据等相吻合。而章某陈述与伤情、证据不符,前后不一。根据高度可能性的证明标准,章某行为足以被认定为家庭暴力。汪某因章某家庭暴力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的请求应当支持。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结果|六合开奖|全讯网,首和婚姻咨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