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紧邻小区南面的动迁基地虽已基本拆净,但并不清静。每天从早到晚有大量载重卡车、铲车等频繁出入、装卸,尤其是深夜也不停歇,吵得人无法入睡。”近日,昌平路555弄丁先生等多位居民致电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热线63523600,反映康定路616号动迁基地并未开工建设新楼盘,却成了停车场、装卸作业区,尘土飞扬、噪声扰民等现象突出。周边小区居民不堪其扰,向相关部门及12345市民服务热线等投诉多年,但这个基地我行我素。居民们问:对位于市中心居民集中区的拆迁基地,有关部门到底是怎样的看法,究竟有无“断根”的举措?
  居民们提供的视频显示:4月27日21时许,一辆挖掘机和一辆推土机亮着大灯,边喷浓烟边嘶吼着,在一堆堆小山似的砂石间轰隆隆地或进或退,抓斗盘旋,来回作业,期间不时有铲车、压路机等驶出大门,开向康定路。4月28日清晨6时许,基地内两台挖掘机已开始作业,扬起大量尘雾。伴随着“倒车、请注意”的连续警示声,一辆土方车引擎轰鸣,正驶向卸料区……
  这块动迁基地规模有多大?怎会成了扰民多年的停车场、装卸区?记者深入现场调查。
  动迁基地车辆进进出出,噪声不断
  4月29日23时,记者来到康定路616号。只见工地大门敞开,门外康定路上散落着不少烂泥;门内并无灯光。记者走进去10多米,发现整个地面泥泞不堪,脚下坑坑洼洼,满是积水,轰隆隆的声响不断从东北方向传来。此时一辆黄色铲车呼啸进入大门,一路突突声响,泥水飞溅。不一会儿,又一辆黄色皮卡飞驰入内……
  4月29日23时,记者来到康定路616号动迁基地。只见大门敞开,门外康定路上散落着不少烂泥。
  记者来到大门口,敲开亮灯的门卫室,问里面一位穿黑色制服的值班人员:这些车都从哪儿来的?轰隆隆的声音让人怎么睡?对方扫了一眼工地北面东安公寓、君御豪庭等小区亮灯的窗户说:凌晨2时多还会进来一批车辆。
  一辆黄色铲车呼啸进入动迁基地大门。
  动迁基地南侧的静安豪景苑北门保安也告诉记者,该小区居民对基地深夜噪声扰民也是怨声载道。
  该动迁基地大门敞开,除了方便施工车辆、运输车辆进出外,还有其他“任务”:23时许,一辆“沪DHW665”厢式货车熟门熟路地开进了大门,司机“哐”地打开车厢后门,卸下多辆共享自行车“哈罗单车”……
  装卸作业尘土飞扬,限期撤离成了空话
  4月30日13:30分左右,记者再次走进该动迁基地。穿过大门东侧一大堆建筑垃圾,沿着车辆碾压后形成的烂泥辙,记者步行50多米后,朝东来到了一处大型装卸作业区。只见近500平方米的地面上是大堆大堆的黄沙、灰砂、石子等建材,履带式铲车左右来回、前后穿梭,为载重车辆“装料”。 夜上海,不夜城。“夜间经济”作为都市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繁荣程度是一座城市经济开放度、活跃度的重要标志。美国布朗大学教授戴维·威尔研究指出,一个地区夜晚的灯光亮度和它的GDP成正比。
   近日,上海商务委等九部门联合出台《关于上海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围绕“国际范”“上海味”“时尚潮”三个特点,打造一批夜生活集聚区,推动上海“晚7时至次日6时”夜间经济的繁荣发展,并以此作为全力打响“上海购物”品牌,落实《关于进一步优化供给促进消费增长的实施方案》,加快国际消费城市建设的路径之一。
  《意见》把“夜间经济”定义为晚7时至次日6时在城市特定地段发生的各种合法商业经营活动的总称。2017年起,上海宣布地铁逢周末延长运营时间,不少商场随之打出“深夜商场”概念,将小吃餐饮等业态的营业时间延迟至23时甚至次日凌晨;2017年“上海购物节”,组委会首次将“新消费、潮生活、夜上海”作为主题,并举行首批“夜上海特色消费街区”授牌仪式,由此掀开市区政府层面做大申城夜间经济的序幕。
  “今年九部门联合出台《意见》,上海大力发展夜间经济2.0版。”市商务委副主任刘敏说,借鉴国际经验,建立“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制度被列为第一条。“夜间区长”由各区分管区长担任,负责统筹夜间经济发展;鼓励各区公开招聘具有夜间经济相关行业管理经验的人员担任“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协助“夜间区长”工作。
  夜间经济离不开“夜市”“夜宵”“深夜食堂”,以往绕不过去的政策门槛也迎来“破冰”。《意见》提出,在夜市现制现售、垃圾处理等方面创新管理,打造环境友好、放心安全、有工匠精神的“深夜食堂”;试点放宽夜间外摆位管制,在夜间特定时段,允许有条件的酒吧街开展“外摆位”试点;试点在夜间特定时段将部分夜宵街、酒吧街所属道路调整为分时制步行街,并在周边区域增加夜间停车位、出租车候客点、夜班公交线路等。
  《意见》还指出:“本市将打造一批地标性夜生活集聚区,引进培育沉浸式话剧、音乐剧、歌舞剧等夜间文化艺术项目,对深夜影院、深夜书店、音乐俱乐部、驻场秀等夜间文化娱乐业态秉持包容审慎态度,积极开发浦江夜游、博物馆夜游等多元化都市夜游项目。”
  《意见》下发后,“五一”前夕,黄浦区迅速行动,率先在全市推出首位“夜间区长”和首批“夜生活首席执行官”。黄浦区区委常委、副区长陈卓夫被任命为首位夜间区长,来自百联股份、上海新世界(集团)、上海外滩投资开发(集团)、中国新天地太平桥项目、上海豫园股份的相关负责人受聘担任黄浦区首批夜生活首席执行官。黄浦区也成为全市首个建立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制度的城区。
  在首位夜间区长和首批夜生活首席执行官的颁证仪式上,相关市领导表示,这一制度今后会复制推广到全市,成熟一批,颁证一批。
  夜间经济作为城市竞争新赛道,已经从“1.0”时代向“2.0”时代迈进,有着“不夜城”美名的上海,又将如何驶好这艘“夜航船”?
Copyright © 2015-2016 免费婚姻咨询|情感咨询|婚姻心理咨询——上海婚恋情感咨询网 版权所有